2020年總第200場新聞發布活動(葉嘉瑩先生詩歌及思想分享交流活動)
主題:2020年總第200場新聞發布活動(葉嘉瑩先生詩歌及思想分享交流活動)  
時間:2020年10月11日下午3:00  
地點:廣州市新聞發布廳  
主持人:廣州市委宣傳部副部長朱小燚
邀請嘉賓:華南理工大學建筑學院教授、中國科學院院士吳碩賢先生,廣東省作家協會副主席、國家一級作家、著名編審、中國第三代實力派詩人、民間寫作代表性詩人楊克先生,南開大學文學院教授、葉嘉瑩先生的博士生、特別助理張靜女士,方所及例外創始人、著名文化人毛繼鴻先生,廣東外語外貿大學留學生教育學院院長蔡紅,南方日報社社委、廣東省作家協會副主席陳志先生,著名配音演員、配音導演祖晴。

文字實錄

  主題:2020年總第200場新聞發布活動(葉嘉瑩先生詩歌及思想分享交流活動)

  時間:2020年10月11日下午3:00

  地點:廣州市新聞發布廳

  廣州市委宣傳部副部長朱小燚:

  親愛的媒體朋友們:

  歡迎大家來到廣州市新聞辦公室新聞發布中心,今天是周末,也是2020年10月11日。今年,突如其來的疫情給我們的生活和社會生產帶來了重大的影響,我們的新聞發布工作一直和大家走在一起。今天也是一個很好的數字,我剛才在后臺和今天來到新聞發布會現場的各位嘉賓分享,這也是2020年廣州市政府新聞發布工作的第200場,也感謝一直以來支持我們新聞發布工作的各位媒體朋友,以及今天來到現場的專業的和對詩歌、對文學充滿愛好的各位嘉賓。

  今天我們的主題是:葉嘉瑩先生的詩歌人生及“弱德之美”思想分享交流會,我看到今天有位嘉賓在他的微信朋友圈里說到,“政府的新聞發布會很少以文學、以詩歌作為發布點”。

  首先介紹一下來到今天新聞發布會現場的幾位分享嘉賓,他們分別是:華南理工大學建筑學院教授、中國科學院院士吳碩賢先生,廣東省作家協會副主席、國家一級作家、著名編審、中國第三代實力派詩人、民間寫作代表性詩人楊克先生,南開大學文學院教授、葉嘉瑩先生的博士生、特別助理張靜女士,方所及例外創始人、著名文化人毛繼鴻先生,廣東外語外貿大學留學生教育學院院長蔡紅,南方日報社社委、廣東省作家協會副主席陳志先生。同時,今天來到現場的還有著名配音演員、配音導演祖晴。

  大家知道,由廣州市委宣傳部和方所文化共同出品的《掬水月在手》講的就是今天這場新聞分享會的葉嘉瑩先生。首先,請工作人員播放一個短視頻,共同感知《掬水月在手》的基本片段。

  一分多鐘的紀錄電影《掬水月在手》在各影評中得到了專業人士的高度評價。大家知道,今天這場分享發布活動的主人公葉嘉瑩先生是我國古典文學研究專家,現為南開大學中華古典文化研究所所長,中華詩詞學會名譽會長。她曾榮獲2015-2016年度“影響世界華人大獎”終身成就獎與2018年最美教師稱號。

  紀錄葉嘉瑩先生詩意傳奇人生的文學紀錄片《掬水月在手》將于10月16日在全國藝聯專線上映。本片作為“詩的三部曲”的最華麗樂章,特別是關注電影的媒體朋友和專業觀眾已經感受到,《掬水月在手》在上海電影節、北京電影節獲得了專業人士的高度評價。尤其是今年疫情下,使很多人更加靜下心來思考用什么來撫平這場疫情對我們的人生、對我們的社會帶來的沖擊,今天各位嘉賓就將據此和我們分享。

  10月9日,《掬水月在手》首站路演去到上海。陳傳興導演特地從寶島臺灣趕來,這部片子寄托了太多我們對文學、對人生、對哲學的思考。

  南開大學文學院張靜教授既作為葉嘉瑩先生的博士生,也作為葉嘉瑩先生的助手,請您首先講講您眼中的葉嘉瑩先生。

3.jpg

  張靜:

  古人講“涼風有信時,秋日勝春朝”。確實,今天來到羊城廣州,自己也感到特別激動,尤其是在這樣的場合里和大家相聚,因為《掬水月在手》的緣分使我們能夠走在一起。這部電影本來是計劃上半年上映,但是因為疫情,來到了秋天。所以說古人講的話誠不虛也,“涼風有信時,秋日勝春朝”,在疫情之后,每個人內心可能都在尋找支撐自己的精神內核,每個人可能都在尋找真正支撐自己的那個生存觀。

  所以我覺得《掬水月在手》也是和廣州有著非常難解的姻緣。大家知道,葉先生從上世紀70年代回國,當時幾乎每次回國都是先經由廣州再飛到北京去,當然她回去時也是先飛到廣州再離境。所以在1974年葉先生撰寫的《祖國行》長詩里曾經這樣描述廣州,“歸途小住五羊城,破曉來參烈士陵,更訪農民講習所,燎原難忘火星星。流花越秀花為綺,海珠橋下珠江水,可惜游子難久留,辜負名城嶺南美?!彼晕蚁朐谝欢ǔ潭壬?,《掬水月在手》這部片子等于完成了葉先生的一個心愿,她與廣州有著非常深厚的情誼。

  我覺得這部影片可以是我們走進葉先生的人生去體悟、我們每個人從內心去尋求自我的一個很好的媒介。我們知道,葉先生早年還寫過一首小詩,她說“藍霞掩映萬芙蕖,攝取花魂入畫圖”,電影拍的是片段,攝取的是某些角度,但是能夠拍攝到的是“花魂”,即一個人真正的精神內核。我們也了解陳傳興導演的特殊手法,用了很多象喻和象征,所以是“一片空濛超色相(諧音),好將光影悟真如”。也就是說我們其實可以通過影片、通過影片里的聲音和光影的處理,體悟到我們內心之中的那個“真如”之所在。所以我想提到《掬水月在手》,尤其是陳傳興導演在這部影片里提到了“弱德之美”的概念,本來葉先生提到“弱德之美”是在解決一個詞學問題,她認為詞之為體最重要、最本質的美感特質是“弱德之美”。在她之前,也有學者提出神韻說、境界說,但是沒有說清楚,所以葉先生提出了“弱德之美”。通過影片,我想大家會感受到不僅僅是詞之為體有這種美感特質,葉先生本人也具有“弱德之美”,所以葉先生自己也曾經寫過一首小詩,她說“弱德持身往不回”,也就是說她自己也有這樣一種自詡。

  那么,我們再從陳導演的《掬水月在手》來看,其實也有一種“弱德之美”的處理方法,他減掉了很多煽情的淚點。其實在訪談的過程中,有很多與葉先生有數十年交往的親友可能都是潸然淚下,但是導演有意把這些特別有淚點的都截去了,因為顧隨先生講得好,他說“感情是詩,感情的節制才是藝術”。所以從陳傳興導演來看,他覺得是克制之后帶給我們的那種回味的沖擊力更大。

  所以我覺得除了詞之為體,除了葉先生,除了導演在這部影片中表現出的“弱德之美”之外,經歷了疫情之后,這部影片可能也會讓我們華人世界有更多的反思:我們中華民族代代承傳的精神文化內核是什么?為什么說中國的古典詩詞能夠喚起人們的高瞻遠矚之精神?因為數千年來,古典詩詞深刻參與了民族文化精神的塑造,所以在當下,尤其是大家也發現我們走向世界中心時,我們有著自己的文化基因,有著民族文化的根魂所在。

  我相信大家從這部影片里會解讀到更多的內容,也期待著與各位嘉賓一起走進葉先生的詩歌人生。謝謝大家!

  朱小燚:

  非常感謝葉嘉瑩先生的特別助理、博士生張靜教授。張靜教授1976年生于中原的河南,在中原大地汲取了中原文化的肥沃土壤之后,先后在華北、華東任職,其中還曾經到英國倫敦大學亞非學院,亞非學院也是我特別尊敬的一所學校,老舍先生曾經在亞非學院讀書,亞非學院在中西方文化交流中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

  說起《掬水月在手》,離不開一個人,那就是毛繼鴻先生,毛繼鴻先生在哪里就代表了一種文化、一種時尚、一種品牌、一種交流、一種定力、一種人文。我住在天河,我當時選擇在這個地方買房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喜歡去方所,方所在非常熱鬧的天河商圈,給我們很多人帶來了一片讓心靈可以靜下來的空間。

  接下來有請《掬水月在手》出品人、方所文化創始人毛繼鴻先生分享他與葉先生的故事。

4.jpg

  毛繼鴻:

  作為一個后一代的文化人,我覺得只是一個讀書人,因為我心里有很強的愿望,在我的小時候,沒有人教你去讀詩詞、讀哲學,我為什么開書店也是因為這個原因,為什么要拍葉先生也是因為這個原因。當然,非常感謝陳傳興導演和我的合作伙伴廖美立女士選擇了葉先生,把葉先生帶入到我們的生活,也從廣州出發,可以向全國、全世界的華人圈真正傳播中國的古詩詞。

  先生幾十年的生命,通過這部影片,我們可以看到她怎么去面對在人生中的不同階段,她就和我們的國家命運有著特別深的關系。從1924年出生,一直到1948年去臺灣,再從臺灣到加拿大,從加拿大到美國,再回國,在41年前,她是響應國家改革開放的號召回國的第一批知識分子。先生是一個人、是一個生命,我們為什么要叫她先生?其實在我的心目中,我對先生這個詞和這個人物是有著非常大的想象的。就像我們在做時裝時,男裝里有一種人民的服裝、人文的服裝,人文的服裝直指二三十年代的那些先生們,他們可以穿著長袍馬褂,也可以穿著西裝革履,他們的內心植入的是中國的古典文化,他們的外在有可能受著西方文化的影響。

  怎么樣讓一個人的生命在這樣一種非常矛盾的環境中處得非常融洽和和諧,我從葉先生身上可以看到這個風范,其實我一直在尋找“先生”。當然,在遇到這部片子,遇到先生之后,才真正地從她身上找到了先生的影子、先生的精神,其實真的是中華民族里擁有的“弱德之美”,因為她真正地見證了100年民族的最滄桑、最悲壯、最流離、最困苦的年代,也見證了40年的發展和開放,她在后面一直都在講要用中國的古詩詞去歌頌現在的時光、現在的日子,這是我最大的一種感受、感動。

  她的經歷大家可以看得到,可以說很多人不可能去遇到過的在一個弱女子身上可以去承載那么多的曲折和經歷,用她的話說是古詩詞救了她這條命。過去,我一直希望我們用美育救國,這樣一個小小的愿望,我想作為一個當代的讀書人,我們還稱不上一個正兒八經的知識分子,但其實不管我們去從商,還是從政,還是從事其他的專業工作,作為一個知識分子,他應該去傳承什么?

  我想通過這部片子我們可以看到,葉先生的一生真正地闡述了中國的知識分子的那種人生觀和生存觀。我們前段時間在浙商,秘書長與我們談到,過去40年都是發展觀,但是我們沒有想過生存觀是什么,到底中華文化對我們的未來、對我們的現代有什么意義和影響?其實我覺得中國文化、中國文明就是像先生那種“弱德之美”,像水一樣的情操、品德和精神,一直推動著我們在未來面對不管是疫情還是災難,還是人生的坎坷或繁榮,都薄有非常淡定、平靜的弱德之心。我們初品這個片子,也就是想通過南方這個地方,因為我是一個新廣州人,先生回國的第一天就是到廣州,其實這個過程是我們有著一個前世的姻緣,繼續地傳承著她的詩教與中國傳統文化的過程,這部片子是一個開始,不是一個終點。所以我想這是我們做這部片子的意義。

  朱小燚:

  非常感謝毛繼鴻先生的分享。我記得小學時讀冰心先生的《小桔燈》時,我還問我的父母,“為什么這位女士要叫作先生?”剛才毛繼鴻先生帶來了一個回答。關于“弱德之美”,我小時候也問“為什么上善若水?”從毛繼鴻先生的分享中也感受到了“弱德之美”的德之弱、德之強,我們可以在接下來的分享中繼續感受。

  今天我們非常高興邀請到了著名朗誦名家、配音導演祖晴女士,接下來讓我們聆聽祖晴先生給大家朗誦葉嘉瑩先生的代表詩歌。

7.jpg

  祖晴:

  其實我今天坐在這里,在這樣一個場合,手里捧著先生的詩,我的內心是非常不安和恐慌的。當然,我們現在是以這樣一種朗讀的方式,為什么這么說?剛才兩位已經分享了許多,包括我看短短的一分多鐘的視頻,我的眼里已經不自覺地噙著淚花。但是我想先生一生都在致力于傳承,而于我們,我想,想繼承,也努力地希望有一天有能力去傳承的心是真摯熾熱的,不管現在無論如何的笨拙。所以今天還是斗膽讀幾首先生的詩,第一首也是選自先生回國以后的感慨,因為這個節點也令我非常感動,請臺上與臺下的諸位老師扶正,獻丑了:

  《西安紀游絕句十二首》(之二)

  天涯常感少陵詩,北斗京華有夢思。今日我來真自喜,還鄉值此中興時。

  第二首詩是剛才片子里先生也說到的,也是讓我噙滿淚水的,是先生偶然讀到《鯨背月色》之后感慨寫下來的。

  《鷓鴣天》

  廣樂鈞天世莫知,伶倫吹竹自成癡。郢中白雪無人和,域外藍鯨有夢思。明月下,夜潮遲,微波迢遞送微辭。遺音滄海如能會,便是千秋共此時。

  朱小燚:

  非常感謝,在南國羊城、在美麗花城的一個休息日的下午,我們和媒體朋友、在直播平臺的朋友一起感受“弱德之美”、聆聽《掬水月在手》紀錄電影帶給我們的美好故事,我覺得這可能是我們人生中很重要的一段記憶。

  今天除了臺上的嘉賓之外,還有很多來自于詩詞朗誦、詩詞研究特別是年輕的傳承著中華詩歌文化創新之輩、傳播之力的各位嘉賓,感謝你們。在這種讓自己的人生、自己的思想在奔跑的過程中,我們沒有落下我們的靈魂和思考。

  今天我們特別高興地邀請了中國詩詞界的重要代表,中國作家協會主席團成員、廣東省作家協會副主席楊克先生,楊克先生對于中國詩歌的貢獻,各個領域都給了充分的肯定。尤其讓我特別感動的是,他在創新不止的同時,一直把詩詞教育作為一項重要工作。今天作為臺上一位專業的詩詞大家,也作為我國和省作協的負責人,請您從您的角度給我們分享一下您對葉先生的感受。

2.jpg

  楊克:

  今天下午來參加葉先生紀錄片的分享會,我覺得是一個非常美好的下午,也感謝市委宣傳部、方所為葉先生做了這個片子。首先表達對這位前輩的致敬,葉先生把中國的傳統文化在全世界特別是華人圈進行了非常好的傳播,葉先生給了我幾個啟示:

  第一,她首先是一個詩人,她已經90多歲,終生都在不停地寫作,她的寫作有中國古典詩歌的韻味、境界和意境。今天我再重新學習和聆聽,有一個特別的感受。昨天上午、昨天晚上、今天上午我已經講了6個小時的詩歌,在廣東外語外貿大學創意寫作中心,所有聽課的學生都交了作品。我本來講的是現代詩、新詩,但是也有一些學生交了古典詩歌。剛好18日我要去北京參加《詩刊》的中華詞賦會。我們知道《詩刊》本來是發新詩,偶爾有一點舊體詩詞,但是現在專門還有另一本全部是古典詩歌的,這其中我們對中華文化的認識、傳統文化的自信是非常重要的元素。

  為什么要說葉先生的作品給了我們啟示?因為昨天剛好有同學交了古典詩歌,我覺得現在古典詩歌的一個問題在于我們常是空寫得像古人一樣,但是我們要眼前有景,我們寫的是我們現在的生活。葉先生70年代來到廣州,她寫的是烈士陵園、農講所,都是當下的事物。換一個大話題來說,寫舊體詩詞也應該有某種時代精神,也就是你看到的當代的現場的生活。為什么葉嘉瑩先生特別有說服力?因為她是大家,換另一個人講,可能大家會覺得你是胡說,所以她的創作給了我們一個非常好的啟示。

  第二,作為一個寫新詩、現代詩的人,我們受了很多西方文學的影響。但是近年,我覺得我們應該重新回望中國傳統文學、中國古典詩詞的精神內核。我前天在陜西,在白居易寫《長恨歌》的地方寫了一首詩《在仙游寺遭遇白居易伏案疾書長恨歌》,我發在網上,有4萬人看,表達的是中國和古詩的一些對話和溝通,而不僅僅是現代詩。我去年去石壕村也寫過《晨過石壕村兼懷杜甫》。所以我覺得葉先生的寫作給我們寫新詩的人一個啟示,我們寫了很多年,那么中國詩人是不是也應該對傳統有所回望?因為我們與傳統之間有精神臍帶,應該是血脈相牽的。

  第三,葉先生不僅僅是一個詩人,也是一個詩歌教育家和中華傳統文化的傳播者。因為有葉先生,使更多人熱愛我們的傳統文化,所以我覺得一個詩人也應該做一些詩歌傳播的活動。我們和陳志一起做廣東小學生詩歌節、大灣區詩歌季的創作比賽做了10年,我也編過一本《給孩子的100首新詩》,詩歌教育和詩歌傳播的責任,這一點是我們后輩應該向葉先生學習的,她終生在做這件事情,而且比我們所有人都做得好,所以我覺得她是我們的表率和榜樣。

  朱小燚:

  非常感謝詩詞大家楊克副主席,我想今天在座的很多專業人士也能感受到楊克副主席對中華詩詞以及詩詞的東西方交流的熾熱情感。我剛才在后臺和楊克副主席聊天,他說今天上午、今天晚上、明天上午、明天下午都排了和學生的交流活動,可以看出作為中國詩詞界的重要代表,他更多的時間是和我們的青少年在一起的。剛才他在分享中也提到和南方日報共同合作的面對青少年尤其是00后的孩子們,如何在他們幼小的心靈中植入中華文化的先進因子,這是需要我們共同思考的。

  楊克副主席生于1957年,今天在臺上的還有在新中國成立之前的1947年出生的中國聲學理論大家、中國科學院院士、華南理工大學建筑學院教授吳碩賢先生,我想愛好詩歌的朋友對理工科的教授不一定了解,我就在百度百科上讀一段吳碩賢先生的基本簡歷,大家可能就會感知到院士的厲害。

  吳院士1965年畢業于福建漳州一中,福建省理科狀元,以全國最高分的成績考入了清華大學,碩士階段師從吳良鏞院士、馬大猷院士,是中國建筑界與聲學界培養的第一位博士。吳碩賢院士的父親是復旦大學中文系古典文學方向的教授、現代作家、著名書法家吳秋山,今天我們非常誠懇地邀請到一直以來支持我們的城市宣傳和新聞發布工作的吳碩賢院士,吳院士聽到我們的邀請以后非常爽快地答應了。我們知道,著名的華南理工大學的聲學泰斗時刻都在筆根不輟、浸潤在中華詩詞、中華傳統文學之美中。

  接下來我們把時間交給吳碩賢院士,請他分享一下他的故事。

1.jpg

  吳碩賢:

  今天很高興參加葉先生詩歌人生的座談會。葉先生把終生的精力都奉獻給中國詩詞的傳承,高齡時回到南開大學創建中國古典文化研究所,一生致力于古典詩詞的創作、研究和傳承。

  我本人為什么說作為一個理工科的學者也參與到傳承古典詩詞的事業中?小時候受我父親的影響,自小我父親就教我詩詞、音樂、書法,所以我雖然從事聲學和建筑的研究,但是我業余一直很喜歡書法和詩詞。過去,因為專業的關系,沒有很多的精力來從事這方面的工作,只是業余。我第一本詩詞叫《偶吟集》,當時還請了茅盾先生題書名,葉圣陶先生還給我寫了一個序。

  2016年,我的研究生就組了一個微信群,我第一次使用手機,在教師節時我就和我的研究生說“我以后爭取每天在群里發一首詩詞”,我說了,我就努力做到,所以現在已經堅持了4年多。給了自己一點壓力,創作了1000多首古典詩詞,包括元曲、小律,我認為詩詞是中華民族的國粹,如果我們中國人不懂得欣賞詩詞,一大樂趣就沒了?,F在很可惜的是我們年輕人對這方面的繼承力度還不夠,還需要我們去大大地推進。所以我覺得我有責任作為一個業余的作者來推進這項事業,我覺得我這樣的堅持還是有成效的。

  我每天起得很早,一般5點多就起來,我也是清華大學荷塘詩社的顧問,也是我校五山詩社的顧問,所以我也發給詩社的群友,以及聲學、建筑專業的學生,我發現他們都很有興趣,每天早上都跟我說“我醒過來第一件事就是看你的詩詞”。所以我起碼引起這些年輕學者、研究生、學生對詩詞的重視和興趣,有些學生有興趣以后也慢慢地跟著去學一些平仄格律并開始創作。所以我覺得古典詩詞確實是中華民族的國粹,我們應該努力地不要使之在我們這一輩斷檔,至少我們要學會欣賞,然后慢慢地能夠創作,所以這一點我覺得葉先生是很有功勞的,是舉旗的人,我們跟著她做一點輔助的工作。謝謝!

  朱小燚:

  非常感謝,在華南的土地聽到吳院士濃濃的東南口音,特別親切。此時此刻,我們在天河路商圈、在美麗的花城廣場,在一箭之遙的被世界上各境外頂級媒體評價為音響環繞系統最頂級的大劇院——廣州大劇院的聲學設計就是今天在臺上的吳碩賢院士負責的。所以每每我們來到城市文化空間,在享受文化之美時,我們也深刻感受到我們的科學家在背后做著支撐工作。

  剛才吳院士說到4年創作1000多首詩歌陪伴了在花城的美好歲月,同時更重要的是這1000多首詩歌和過去過去數十年的堅持使一代一代吳院士的學子在五山、在華南理工大學、在美麗羊城感受到了中華詩詞之美和作為一個科學家在文學之路上的堅守。剛才吳院士說到他曾經創作了詩集《偶吟集》,我在相關材料上也看到,《偶吟集》出版以后,文學大家都給他作詞作序,其中,葉圣陶先生作序到“足下十歲即做詩,早于我二三年,至今二十余年,攻讀專業之暇,仍不廢吟詠,至深欽慕”。今天臺上有40后、50后、60后、70后,臺下有80后、90后,可能還有00后,我希望咱們從今日做起,從當下做起,每日用多一點時間感受中華詩詞之美、感受中國古典文學之美,像我們的院士一樣,即使不可超越,但是我們努力靠近。

  今天我們也特別高興地邀請到了廣東省作家協會副主席、著名傳媒人、南方日報社社委陳志先生,陳志先生一直以來非常支持廣州的思想文化宣傳工作,今天既作為傳媒人,同時也作為作家協會的領導,分享他從他的角度對于葉嘉瑩先生和《掬水月在手》的一些感受。

6.jpg

  陳志:

  非常感謝朱小燚副部長給了我這樣一個機會。

  第一,我覺得今天這個活動首先真的就是向葉先生致敬,因為我更多的還是一個傳媒人,這20多年來一直在做廣東的文化傳播工作?!掇渌略谑帧芳o錄片獲得關注,首先是在國慶期間,在上海國際電影節拿了紀錄片金爵獎,昨天朱小燚副部長說今天會有一個分享會,邀請我來,我當時就想這樣一部比較小眾的文學電影為什么會是廣州出品?這首先是我腦海中蹦出來的第一個問題。雖然葉先生回國時首先是經過廣州,但是廣州并不是她生活、教學和研究的主要的地方,可以說她在物理空間上和廣州并沒有太深刻的聯系,但是我也想背后會不會有一種精神上的隱匿的聯系,我首先想到的是方所。毛先生也提到,2011年方所剛開業時,就以一場詩歌朗誦會啟動。后面我們從報道里也知道,方所書店里店員讀詩、頌詩幾乎是一種常在的狀態。

  我也聽毛先生說到其背后還是一種文化理想,以美育進行文化的推廣,我想這可能與毛先生個人的文化理想有聯系。

  第二,我覺得葉嘉瑩先生和廣州文化精神的內在聯系也比較深。剛才楊克老師也提到葉先生是中華古典詩詞在世界文化有影響的傳播者,她在世界各地的著名高校講解中華的古典詩詞,她有中華文化的底蘊,同時又把西方的文學理論融入到中華古典詩詞的詮釋、研究和傳播中,應該說她是通過古典詩詞促進中西文化溝通的一個非常重要的角色。

  廣州這座城市100多年以來一直都在連接中西,推動中國文化在世界的表達。嶺南畫派、廣東音樂、嶺南建筑實際上都是折衷中西、融匯古今,我也留意到片子中特別邀請了日本音樂家佐藤聰明先生作了《秋興八首》,實際上在廣東音樂里也有這樣一個特質,既吸收中原文化的精髓,又吸收本地民間音樂的養分,同時更吸收西方的外來文化為自己所用,融會貫通。我覺得這可能也是一種內在上的契合,所以就讓葉先生和廣州走在了一起。

  第三,它是紀錄片的載體,實際上都是旗來有幟,絕對不是空穴來風。廣州辦廣州國際紀錄片節辦了17年,在17年積累的基礎上,今天我們有了這么一部好的片子,也是聚焦到中華詩歌的文化傳承上,同時可能也是致力于中華優秀文化的世界表達,我覺得這真的是一個非常好的開始。

  朱小燚:

  剛剛在后臺時毛繼鴻先生說他在廣州待了30年,大家知道他并沒有出生在這塊土地上。葉嘉瑩先生主要的工作、生活的地方也不在廣州、廣東,但是我們這場分享會是在南國最好的秋日下午、在美麗花城舉行的。剛才,我的好朋友、著名傳播人、廣東省作家協會副主席、著名文學評論名家陳志先生從一個特殊的角度說了為什么《掬水月在手》會在廣州,葉嘉瑩先生為什么會在廣州,我想這就是廣州的城市魅力。

  今年是2020年,葉嘉瑩先生出生于1924年,將近100年前,我翻看了1924年中國歷史上最具代表性的一個事件——中國國民黨在廣州舉行了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在這次大會上提出了著名的聯俄聯共,國共走到了一起。這是中國在上一個100年發生的重大事件,這一年,葉嘉瑩先生出生。我想歷史有很多巧合,但是也有共同點,這幾天大家特別關注太平洋對岸的某國總統入院了、出院了、陽性了、陰性了,各個族群、不同的社會制度、不同的國家是以和為貴、美美與共還是更多的撕裂和裂痕?

  今天我們非常高興地邀請到了廣東外語外貿大學留學生教育學院院長蔡紅教授,請她從另一個角度給我們分享一下她眼中的葉先生、她眼中的“弱德之美”、她眼中的《掬水月在手》。

5.jpg

  蔡紅:

  今天非常榮幸有機會參加葉嘉瑩先生的詩歌人生及思想分享交流會,一直以來我是葉先生的一個崇拜者和敬仰者,所以在這個場合,特別是剛才看短短的一分多鐘的片子時,我腦子里蹦出一個詞,就是相遇。

  第一個相遇,我沒有想到我會在這個場合和葉先生相遇,實際上在看片子時特別是我來的路上,我穿過廣州繁華的CBD,我感到今天也許還是中國的古典詩詞和現代詩詞的相遇。

  我來自廣東外語外貿大學留學生教育學院,每年有來自世界上130多個國家接近3000名的留學生。詩歌在我們的留學生教育中發揮了什么樣的作用?也許對我來說今天還是一次中國的詩歌和世界的相遇。

  我是葉先生的崇拜者,只要我看到關于葉先生的文章或視頻,我一定會在朋友圈轉發,同時還要再看,以表達我堅定的支持。葉先生之所以打動我,我覺得她是用生命在闡釋何為詩意的人生。葉先生的人生告訴我們,詩意的人生不只是不食人間煙火的浪漫,它更多的是在面臨磨難、坎坷時的隱忍、豁達和堅持。詩意的人生不僅僅是出世的超脫,更應該是我們在經歷了歲月的滄桑之后在人間依然葆有一顆赤子之心。

  這是我敬仰葉先生的原因,在她的身上,我感到了詩意之美、人格之美、生命之美、信仰之美。

  說起來很不好意思,我也會寫一點小詩,不能登大雅之堂。在今年1月1日,我整理我去年寫的詩歌,突然發現我去年寫了105首詩,嚇了我一跳。然后我就激情澎湃地寫了一篇短短的小文章,對去年我的詩歌日子作一個總結,文章的題目就叫《詩歌是生而為人應該堅持的態度》,在這篇短文當中我寫了一句話“我寫詩不是為了成為詩人,而是因為詩歌關乎美、關乎愛、關乎信仰、關乎希望”,對我來說,很多時候,我在寫詩的時候,或者我走在路上的時候,其實都是在用自己的方式和葉先生進行一次靈魂的對話。

  第二個相遇是中國的古典詩詞和這個新時代的相遇。96歲高齡的葉嘉瑩先生其實是帶著一個古典的中國走到了我們這個新的時代,我們面臨的是一個什么樣的新時代?這是一個高樓大廈林立的新時代,我們站到K11的腳下,如果戴了帽子,抬頭望頂端,這個帽子都會掉下來。這是一個日新月異的時代,作為廣州人,如果隔段時間不上街,我們會認不出自己生活的城市。這是一個只爭朝夕時時快的時代,這個時時快的時代常常會讓我們覺得和葉先生在詩歌當中所吟誦的那個時時慢、吟詩作詞的古典的中國是多么的格格不入。我的學生主要是一些來自東亞國家的學生,日本的學生、韓國的學生、越南的學生,有不少是因為讀了中國的唐詩宋詞“小橋流水人家”“月落烏啼霜滿天”到中國來留學的。他們到了廣州之后,說這是發達國家,美國學生也說這是發達國家,他們找不到他們想象中的那個中國,他們在這里看不到中國,甚至有日本的學生說“我在京都的小河邊還能看到中國”。

  那么,古典詩詞對現代的中國意味著什么?其實我覺得在我們這樣一個快時代,反倒更需要中國的古典精神。我們在這個拼命打拼的時代為什么需要詩歌?我們尤其需要詩歌,需要在我們忙碌了一天之后、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停下自己的腳步,和自己的靈魂進行一次對話。我們在這個只爭朝夕的奮斗中需要詩歌,詩歌能夠給我們慰藉,能夠給我們溫柔的力量,能夠讓我們不慌不忙地堅強,能夠讓我們溫柔地去堅持。剛才朱部長也提到,甚至在座的還有00后,但我相信我們看到了、聽到了葉先生的事跡,我們對葉先生這個文人雅士所具有的風骨是毫不違和的,我們會瞬間被她感動,為什么?我覺得詩詞、詩意、詩情其實是每一個中國人血液中流淌的文化基因,它需要被傳承,但是它更需要被激活,一旦激活,它能爆發的力量是不可想象的。

  剛才兩位詩人和領導提到了詩歌創作大賽,我們家小朋友也投過稿,好像第一輪就被篩下來了,但是我覺得他還寫得還挺好的。我覺得這個基因一旦被激活,它的力量是超出想象的。我們中國有嫦娥奔月的計劃,說不定有一天我們真的可以吟誦著“對酒當歌,人生幾何”的詩詞奔向月空,也許這是全宇宙最浪漫的事情。所以我特別高興地能夠看到《掬水月在手》這部片子能夠上映。

  剛才也提到廣東出了這么一部片子,個人覺得這是現代的廣東向古典的中國的致敬之作,這是作為經濟大省的廣東所奉獻給這個新時代的有心有益的一部洗滌人靈魂的作品。這部作品告訴我們什么?無論我們飛得有多高、走得有多遠,我們不能忘記自己的根,我們也斷不了自己的根,所以我特別感動看到這么一部片子。

  第三個相遇是中國的詩歌與世界的相遇。片子上映的時間恰好與諾貝爾文學獎頒獎的時間很合拍,今年的諾貝爾文學獎頒給了一個女性詩人,我覺得特別感動。也有人說這個詩人并不是一個最杰出的詩人,她只是優秀的詩人,有什么關系?沒有關系。在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的這樣一個全世界人都特別困難的時候,也許諾貝爾文學獎這樣一個選擇昭示著人類在面臨困難的時候,也許更需要詩歌,更需要一些溫暖的慰藉,更需要我們相互溫暖、相互支持,因為詩歌是柔化劑,也是強心針。我每天的工作都是和來自世界不同國家的人打交道,其實有時候說起來非常難,因為我和我的團隊、我的伙伴們不僅處在一個中國的文化和外國文化的碰撞之中,其實我們還處在一個世界文化的碰撞之中,因為日本人、韓國人、塞爾維亞人、美國人之間也扯不清楚。但是也正是因為處在這樣的環境中,讓我感到世界的美妙就在于其多樣性,大家想象一下,失去了多樣性的世界該多么乏味!今天來的女士都穿著同樣的裙子,我們都梳著和朱部長一樣的發型,太沒有意思了,世界的美妙在于多樣性,其實就在于在這個多樣性中人類的美美與共。在包容多樣性中,每個人相互接近、相互靠近、相互走近、相互了解、相互理解,當有一天來自世界各國不同的人相遇的時候,無論我們有什么樣不同的政治觀點,我們可以會心一笑。世界是如此的不同,我所面臨的學生來自不同的國家,我們有不同的政治制度、經濟制度、宗教信仰、歷史進程、文化傳統,實在是太不一樣了,但是我覺得在這當中還是有相通的東西,什么是相通的?人類的情感是相通的,人類對真善美、對公平正義的追求是相通的,而詩歌是一種非常好的語言、非常好的載體,把我們共同的理想和追求表達出來。

  所以我覺得詩歌是一種世界語言,就像山川日月也是一種世界語言一樣。夏目漱石先生以非常著名的一句詩“今晚的夜色真美??!”來表達愛情,今年諾貝爾獎獲得者露易絲·格麗克寫了一首詩,“每個月我都和他在咖啡館相遇,夏天我們會繞著草地散步,有時走到山邊,我們都能感到相同的愛”。

  所以在這樣一個下午,讓中國的詩歌和世界相遇,讓中國的詩歌把世界不同的文化連接起來,未嘗不是一種很好的嘗試。如果后面有機會,我還愿意作進一步的分享。謝謝!

  朱小燚:

  我想從臺上臺下的掌聲能夠感受到蔡紅院長對于葉先生發自內心的熱愛,對于“弱德之美”、對于《掬水月在手》獨特的分享視角。今天的交流會叫思想分享交流會,實際上是不同階段、不同維度的交流會,剛才蔡紅院長說過去1年105首,吳院士是過去4年1000首,這就是詩歌的魅力,數量和質量不一定簡單劃等號,即便是蔡紅院長的孩子參加南方日報小詩人大賽落選了,但這就是堅持的力量,這就是詩歌引領我們不斷前行的一種力量。

  特別是蔡紅院長說到不同與和合的關系,我剛才就在看我自己的手機移動端所關注的幾十個公眾號,此時此刻我想說,天下真是不大同。央視新聞的頭條是“超燃:東南海域登島演練”,人民日報是“塞爾維亞總統:這上面的罪行我都承認”,廣州日報是“太突然!實力派女演員去世”,我關注的“英國那些事”公眾號說“紐約模特突然失蹤,一年后人們在巴西貧民窟發現了她”,南方都市報是“20歲女游客在景區鯊魚館溺亡”。我在想,我們的人生、我們的世界、我們的星球每時每刻都是在變化的,變是永恒,人不可能兩次踏進同一條河里。但正因此,我們始終覺得我們的生活充滿了魅力、充滿了挑戰,我們時刻不忘初心,在靈魂深處對我們的傳統文化、對我們老祖宗留下的東西,帶著一份敬仰,帶著一份傳播,帶著一份傳播的意念去繼續往前。

  第一輪幾位嘉賓分別作了分享,我想還是請祖晴老師再給咱們誦讀兩首葉先生的詩,讓大家靜下心來再回味一下詩歌的魅力。

  祖晴:

  葉先生一生不遺余力地進行傳播和教學,付出了許許多多的精力和熱情,我想是不是也是希望喚醒和點燃每一個中國人、每一個青年學子內心的詩心呢?所以在這個環節選取的更多的是關于葉先生講學和教學的詩。

  《天津紀事絕句》(之二十)

  白晝談詩夜講詞,諸生與我共成癡。臨岐一課渾難罷,直到深宵夜角吹。

  《早春雜詩》

  燼馀燈火不盈龕,手把楞嚴面壁參。廿載賞心同蝶夢,一生作計愧春蠶。

  《贈故都師友絕句十二首》(之十一)

  讀書曾值亂離年,學寫新詞比興先。歷盡艱辛愁句在,老來思詠中興篇。

  朱小燚:

  祖晴女士一口氣讀了三首葉先生的詩歌,我此時此刻有兩個感受:一是深入淺出,二是寓教于樂。特別是祖晴女士吟誦的《天津紀事絕句》(之二十)“白晝談詩夜講詞,諸生與我共成癡”的境界,《贈故都師友絕句十二首》(之十一)“歷盡艱辛愁句在,老來思詠中興篇?!毕M蠹以诮裉斓慕涣鲿箪o下心來,關掉手機,多看幾首以葉先生為代表的中華詩詞之美的代表作,感謝祖晴老師的吟誦。

  剛才聽完幾位嘉賓的分享,此時此刻我和臺下的很多同胞都想再追問一下各位嘉賓一些問題,從南開大學來到羊城的,身在新中國、長在紅旗下的張靜老師,我特別想問您一個問題,您這么多年、這么有幸在葉先生作為學生共同陪伴她的工作、生活,能不能給我們分享一下您近距離觀察葉先生的一些特點和輪廓?

  張靜:

  其實我覺得這是我的一份幸運,能夠追隨葉先生將近20年。剛才聽了諸位專家的講話,我也一直在反思,為什么大家一提到葉先生感覺像是一個標志,也是我們每個人心中都有的最柔軟的部分。

  葉先生曾經寫過一首詞,她也在說她的性格的兩面:“一世多艱,寸心如水,也曾局囿深杯里”,她有含蓄內斂的一面;“炎天流火劫燒余,藐姑初識真仙子?!痹谶@種顛沛流離,尤其是經歷了戰亂、親人的逝去等很多的困難挫折之后,我覺得先生可能變化了,所以她在下闕是這樣寫的:“谷內青松,蒼然若此,歷盡冰霜偏未死。一朝鯤化欲鵬飛,天風吹動狂波起?!碑斔洑v了很多世事滄桑之后,依憑古典詩詞,不僅使自己站立了起來,獲得了能夠支撐自己的力量,而且當她把自己的才華、精力投注在詩教傳承的事業中后,她能夠找到一個非常堅定的寄托自我的方向和目標,我想這一點可能對我們很多人都有一種啟迪。

  我記得前些年主持人楊瀾老師的《天下女人》要給葉先生發一個獎,葉先生沒辦法去北京,讓我代為領獎,當時楊瀾老師講了一句話也讓我有了反思,楊瀾老師說“如果我們在葉先生30、40歲時遇到她,她是我們大多數人同情的一個對象,她活得還不如我們呢,無家無業,甚至帶著吃奶的孩子被關進監獄,而且曾經寄人籬下。但是就是因為她精神中有古典詩詞的這份支撐的力量,不僅使她在海外的漢學界站住了腳跟,而且到了晚年,她能夠想到用曾經支撐自己的力量來反哺自己的民族,返回自己的國家來教育下面的青年人?!彼赃@種詩教薪火承傳的力量可能是葉先生最大的精神動力所在。

  張伯禮院士多年來一直在為葉先生做保健工作,葉先生去年罹患了肋間筋膜炎,也就是俗話說的“纏腰龍”,是非常痛苦的一個疾病,張院士說“即使是60、70歲的老人得了這個病可能也是要闖關的”,何況去年葉先生95歲了。但是葉先生就是在這種強大的痛苦面前一定要掙扎著起床,她喘氣的時候都會很疼痛,每次躺下的時候就像縮成一只小刺猬一樣,要喘息半個小時才能平穩下來。但即使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她都堅持一定要下床,她一直在精神上和自己較勁,所以張院士說“你看看你的各種檢查報告、CT,你哪是一個健康人!但是就是因為你有一種強大的事業信念的支撐,你現在還站著講課,太不可思議了,我們醫學也無法作解釋”。

  所以我想如果我們要說一個人的精神或者說葉先生對我最觸動的,我今天在這里也歡迎羊城的朋友、各位嘉賓和臺下很多熱愛詩詞的媒體朋友有機會到南開大學迦陵學社,迦陵學社月亮門上選取了葉先生當時作為大二的學生在淪陷區的北平寫的兩句詩,“入世已拼愁似海,逃禪不借隱為名”,也就是說一個人如果決定出來做事情,那你要做好一種心理準備,就是你即將面對的是愁,是一件接一件的麻煩事,因為它是似海的、是無邊無涯的。但是為什么葉先生還這么長壽,還有著自己“逃禪不借隱為名”的一方面,就是很多事情她能放得下,很多我們紅塵俗世中的人在意的她不在意、能夠放得下。所以我想一方面她有積極的儒家入世的志意,另一方面她又有著可以讓自己保持心理比較健康的、從容淡定的生活態度,我想很重要。

  所以媒體一直比較關注葉先生晚年捐出了3568萬在南開成立了迦陵基金,希望能夠把中華詩教的薪火不斷地傳承下去,當時就有很多媒體問“你也有子女,為什么會做這筆捐贈?”在迦陵學社的迦陵講堂里也有一幅聯語,是葉先生改寫前人的兩句詞,“師弟恩情逾骨肉,書生志意托謳吟”,葉先生認為,在我們的社會關系中,母子、婦女之間的血緣關系是上天賜予的,我們沒有主動選擇的權利,但是師生之間卻是因為志趣相投才會走到一起。所以她認為師生之間的薪火承傳的關系要超越骨肉之前,她對自己的老師是這樣,她對自己的學生也是如此?!皶疽馔兄幰鳌?,葉先生確實非常愛國,上世紀70年代末回國時,葉先生說那時候她完全是自費,不僅不要講課費,沒有薪水,而且她的機票等一切差旅都是自費的,她說“我溫哥華的家你也去過,上世紀70年代初我就在那里住了,都已經有抽水馬桶等,但是不要說南開的條件,就是回到北京我的老家,還要走過兩條胡同去上那種土廁所,在這種條件下我都選擇回來了。所以我現在決定把我身后用不到的錢捐出來這又算得了什么呢?1979年我決志回國教書的時候,我就是要把我的余生、我剩下來的精力和時間都奉獻出來,現在我捐點錢又算點什么呢?”所以葉先生在上世紀70年代回國時就寫下“書生報國成何計,難忘詩騷李杜魂”,也就是古人說“讀書成底事,報國是何人”。雖然我是一介書生,但是我可以“書生志意托謳吟”,就像剛才我們的詩人朋友說通過我們的創作、我們的教學來傳遞我們的這種愛國深情。

  葉先生1979年回國,在南開教的第一批學生是1977-1978年入校的,他們畢業離校30周年后又回到母校,編了一本散文集請葉先生寫序,葉先生給他們寫了兩首詩,最后兩句是這樣的“卅載光陰彈指過,未應磨染是初心”,“30年彈指一揮間,但是我葉嘉瑩還是當年站在主樓111教室講課的葉嘉瑩,我還在從事著我所熱愛的古典詩詞教研活動,在座諸君有的成了正部級的領導,有的已經成了名副其實的富翁,那么你們和30年前坐在主樓111教室聽課時相比,你們初心改變了嗎?在這個紅塵俗世中,在這30年的歷練中,你們的這份初心是否受到了磨染?”所以“未應磨染是初心”,我想這恰恰是我從葉先生身上獲得的最大的一種教義。也就是說一個人要有自己的理想,而且只要你付出了努力,不斷地向它靠近、不斷地回望自己的初心,我們常常說“但問耕耘,不問收獲”,我想也許這就是葉先生的榜樣的力量。

  謝謝大家!

  朱小燚:

  非常感謝南開大學張靜教授從很近的距離把她眼中所感受到的葉先生的人格魅力,特別是對中華傳統文化的堅守給我們作了一個解讀。我想很多人在媒體上瀏覽過葉先生從1924年到今天所走過的90多年的不平凡歷程,其中有幾段想和大家分享一下。大家知道,在海峽兩岸、在太平洋兩側,葉先生在上個世紀70年代之前顛沛流離,嘗盡世事滄桑。1974年,葉先生終于盼到了重回祖國大陸的那一刻,葉嘉瑩先生一口氣寫了1878字的長詩——《祖國行》“卅年離家幾萬里,思鄉情在無時已。一朝天外賦歸來,眼流涕淚心狂喜?!?977年,葉先生再次回國,走遍祖國從南到北的山山水水。1982年,葉先生將整整八冊筆記交給河北大學中文系教授顧之京。1989年退休后,葉先生每年用整整一個學期在國內講學。1997年出版了《迦陵文集十卷》。1998年,葉先生給時任國家主要領導人江澤民主席寫信,呼吁全國倡導幼少年學習誦讀古典詩詞,以提高國民素質。

  可以說日思夜盼,久久念之,必有回響。我們希望我們今天從一個很小的角度來回顧葉先生90多年人生的光輝和歷程過程中,更多地汲取的是力量。剛才,《掬水月在手》的出品人、方所創始人毛繼鴻先生也分享了他的故事,我昨天也在問怎么去理解方所,可以理解成方正之所,也可以理解成萬方之所,一千個人有一千個哈姆雷特。此時此刻很多人可能想問,在這個時間點上,作為一個成功的文化人,作為一個純中華品牌的創始人,你為什么可以不計報酬、不計成本地來推這部紀錄電影?

  毛繼鴻:

  作為一個企業家,我在做這個企業時,還是懷著一個解決問題的心態。因為我認為所有的企業不僅是一個盈利機構,它一定是要解決當代的問題。24年前例外在廣州成立,剛才我們也談到廣州有很多自己的出品,從24年前開始,我作為一個服裝設計師,要為這個時代去證明我們這個年代的人在設計上的能力,我也很信任這樣一個過程。

  因為我最開始是學繪畫的,后來是被迫選擇做了服裝設計師,因為這個行當比其他的行當會有一個更好的載體,因為以衣載道。我們常在說服裝是文明的紐帶,從亞當夏娃偷吃禁果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遮羞蔽體,它也是我們人類唯一的一個最親密的物件,從生到死一直都與衣服有著關系。所以它既是一個物件,同時也是藝術,也是文化。所以我非常慶幸我進入了以衣載道這樣一個行當。

  在我們那個年代,心里雖然有藝術家、文化人的夢想,但是我們還得在這個時代去創造自己的價值。在這24年的過程中,很多人都在問這個問題,“你的文化和商業怎么去平衡?”其實在我的內心里我是沒有去糾結哪個輕哪個重的問題的。從發行開始,我們一定要清楚到底什么是我的目的、我的手段。商業可能是我的手段,是我可以立命于這個世界、可以養活我自己的一個能力,但是文化和藝術是我的目的、是我的生命。如果說你的生命當中沒有文化和藝術,可能這個生命是沒有太多意義的,就像剛才蔡老師說的每個人的生命多樣性,投身于古詩詞的文化傳承,就像剛才陳老師講的情況一樣,其實我的小時候是沒有詩歌的,因為沒有機會去學習詩歌,所以我要求方所從第一天開始,從詩歌開始,每一個員工的圍裙上都印著余光中先生的詩歌、周夢蝶先生的詩歌。每個店員每天早晨10點鐘開始都必須讀5-10分鐘的詩歌,我希望在一個商業社會里飄蕩著詩歌,這是一件特別奇妙的事情。因為我特別喜歡小時候的晨讀,所以每天早晨讓大家去讀詩是一個晨讀的過程。我覺得大家在開始工作之前有詩歌讓自己更柔軟起來、更平靜下來,這樣一個工作狀態和生活狀態是一個特別好的面貌。

  遇到葉先生,也是使我受益。我這段時間一直在我的同事說,“我們正在享用著先生用她近百年積下來的福分,滋養著我們每天的生活”。我和張靜老師說我們這段時間一直在趕場,不斷地傳播詩教,從疫情之后,基本上一個星期要跑幾個城市,要去和不同層面的人交流。我是疫情之后第二次來這個地方,第一次是因為疫情,特別感謝廣州市特別是宣傳部對我們這部片子包括方所的支持,也是因為我們做了一些不計成本、不計回報的事情,我覺得所有的果都是上天鑄造的,但是基因是由你自己促成的。我們只講施,不要講授,只要你發心是正的、是善的,真正給你的回報是大于你想象的,就像我做方所、做例外、投資這部電影,包括我們在做詩教的過程,別人問我有什么生意經,這就是唯一的生意經,就是你的發心要善,要有你每天早晨起來去做這個事業的動機和內心。就像先生經歷了苦難,依然可以有那么強大的生命力。其實我們教師節去見她時,她的生命力真的讓我們特別吃驚,96歲了,她的那種聲音、她的熱情,因為我也幫她做衣服,看到她的對美的追求,一個90多歲的老人對生命和生活的熱愛,讓我很感動。我也是帶著小孩去,讓她教他吟誦,我覺得這是莫大的回報和福澤。

  所以我覺得沒有太多的可去計較的,你心里覺得值得,你就值得去做這樣的事情。所謂的回報遠遠不是你可以假設的,如果是斤斤計較那個回報和投入,你就枉愧了那個時光和生命,所以這個過程分享給大家。謝謝!

  朱小燚:

  感謝毛先生,今天我們聚在一起也是因為葉嘉瑩先生,也是因為一個核心詞——詩歌和文化。9月22日,總書記主持召開教育文化衛生體育領域專家代表座談會,發表了重要的講話,“要堅定文化自信,推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繼承革命文化,發展社會主義先進文化,不斷鑄就中華文化新輝煌。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文化是重要因素。推動高質量發展,文化是重要支點。協調推進“四個全面”戰略布局,文化是重要內容。戰勝前進道路上的各種風險挑戰,文化是重要的力量源泉。要把文化建設放在全局工作的突出位置,堅持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引領文化建設”。講到文化,講到詩詞,我想楊克副主席會有很多要和大家分享的。

  當年,蘇東坡被南遣至南國,雖然說著“日啖荔枝三百顆,不辭長作嶺南人?!钡覀兠棵康侥显酵醪┪镳^,可以想象那個時代這個地方一定是蠻荒之地。今日的文化建設,此時此刻,您覺得如何在廣州、在廣東、在大灣區更好地傳承一種精神,把詩詞作為一種力量來滌蕩大灣區眾多人群的內心?

  楊克:

  改革開放40年,廣東和廣州很長時期都發揮著排頭兵的作用,廣東的經濟總量現在還是全國第一的,這是沒問題的。但是我們的文化含量是不是能夠和經濟總量相匹配?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方面,所以廣州市這么多年做了很多重要的工作,包括國際文學周、花城詩歌之月等,市委宣傳部也一直在做這些事情。

  在古代,中原很多地方都是最重要的地方。但是從鴉片戰爭以來,廣州、廣東確實是中國開風氣之先的地方,但是廣東確實有一個不足,原來作協的老前輩歐陽山寫過廣東,但是相比北京、上海,無論是廣州還是深圳,我們是文學敘述不夠的城市。我們的經濟力量非常強,但是北京有老舍先生,上海從張愛玲到文愛藝,有很多對當地城市的敘述。當然我們也有,包括張欣作家等,我也寫過天河城廣場。但是相對來說大灣區在中國雖然經濟總量很大,但是文化敘述是不夠的,我覺得這一點是在廣州、廣東的作家需要努力的。說起傳統文化,廣東是講粵語的,所以廣東人學古典詩詞比外省人容易,雖然外省人說的是標準的北京話,但是和古代相比還是有所變化,所以聲調沒有古詩詞那么多,所以用廣東話來讀古詩詞,平仄更容易分辨,這也是在粵語地區重新回望中華傳統的一個優勢。

  朱小燚:

  非常感謝。今天我們很高興地邀請到了吳碩賢院士,吳院士對古典文化、傳統詩歌有家傳,也有師承。您作為一個大家的兒子,也作為一名父親,也作為院士,作為高校的老師,這幾年我們能感受到校園之內道德的力量,我們發現很多事件往往從高校內發生,特別是大家對于師長的要求,從道德的層面有很高的期待。作為一名院士,對于古典文化、對于師德,您感覺未來在中國的校園不只是追求學分,如何與這種文化的力量進行平衡?

  吳碩賢:

  關于教育,我一直有一個理念,我們過去把文理對立得過于明顯,形成了森嚴的壁壘,但我覺得不對。我們的學科完全是人為劃分的,無論是自然還是社會,是沒有這些專業的。過去我們需要集中精力,把研究往深里走,所以把人固定到某一個專業里,這是必要的。但實際上如果我們要解決一些宏觀的問題,包括社會和自然的問題,我們不要把文理分得那么清楚。

  談到中華古典詩詞,為什么倡導詩教很重要?葉先生是詩教的大家,還有華中理工大學原校長楊叔子,他也倡導詩教,我也和他一起參加過中華詩詞學會和教育部人文教育研究中心的幾次詩教會議,我們覺得詩教非常重要。個人的體會是:中華民族是一個詩的國度,幾千年來,從《詩經》開始,有楚辭、漢賦、唐詩、宋詞、元曲,詩的傳統是源遠流長、博大精深的。

  我還有一個體會:為什么詩詞不能斷檔?過去因為有儒家教育的傳統和科舉的傳統,當然我們也出了一些科學家,但使得古代的一些最優秀的大腦、最優秀的人才把精力放在文學、詩詞方面,比如李白、蘇東坡,如果他們去從事科學研究,可能也是大科學家。但是因為歷史的關系,這些優秀的大腦、優秀的人才把他們的才華多數都集中往文學、詩詞歌賦發展,所以我們這份文學遺產是非常寶貴的,這也是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如果我們沒有傳承、繼承、發展下來,確實是很大的問題。

  另外,我從科學的角度出發,我認為科學研究和文學創作很多思維是有類似的。比如說我們講創新就是要建立不同類型事物之間的聯系??茖W也是如此,要建立A到B兩類事物的聯系。文學也是,詩詞也是建立A事物到B事物之間的聯系??茖W研究很重要的一個思維特征就是要抓住本質和規律,也就是要去除表面的繁雜,把內在的規律和特征抓住。

  實際上我們創作詩詞是訓練大腦的思維能力和創新能力的是一個非常好的方式,比如說絕句,五言絕句才20個字、七言絕句才28個字,但是我們要描寫一個事物、一個現象,在短短幾十個字里要寫清楚,就需要高度凝練。

  朱小燚:

  非常感謝吳院士的講話,吳院士的兩段分享都特別能夠觸動每個人的內心,特別是吳院士講了兩個觀點:一是文理分隔不能太明顯,二是詩詞不能斷檔,最后總結科研與文學的關系。我特別想對那些平時不注重傳統文化、古典文學學習的,熱衷于所謂奧賽的家長和孩子們說,抽出多一點時間去關注我們的古典詩詞,“磨刀不誤砍柴工”,有可能在科研和文化兩條路上能夠走得更好、更寬、走得更穩健。

  陳志社委,作為新廣州人,您也是從湖北武漢來到這里,我看今天在座基本上都是外地人,這就是南國花城的魅力,東西南北中共同匯聚在花城。您覺得這座城市,特別是總書記前年講老城市新活力、城市文化綜合實力出新出彩,廣州如何改革開放再出發?怎么樣更好地把我們城市文化基因中的這些優良因素更好地發揮出來?從您的工作崗位、您的視角為我們解讀一下。

  陳志:

  因為今天我們參加的是葉嘉瑩先生的詩歌人生及思想分享交流會,剛才朱部長提的問題也是找到了一個立足點,我想如果說和葉嘉瑩先生的詩歌人生結合,個人覺得要立中研西,我們還是要站在中國文化主體的立場上來研究西方,剛才我也聽蔡院長講了“三個相遇”,實際上費孝通先生早就說過“我們是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與共”,在廣州的文化基因里,這是一個非常強的特點,會一直不斷,只要我們能夠把這樣一個態度、文化立場堅守住,我覺得廣州的文化出新出彩可能就不是一個目標,而是一個會不斷給我們帶來驚喜的過程。就像今天的《掬水月在手》紀錄片,它可能也是在這樣一個文化基因、文化立場上為廣州文化出新出彩貢獻的一個作品。

  結合我的本職工作我再講兩句。剛才蔡院長說參加了粵港澳大灣區小學生詩歌季,她的孩子參加了首輪,沒有進入第二輪?;浉郯拇鬄硡^小學生詩歌季的前身是廣東省小學生詩歌節,2011年開始舉辦,到今年是第10年,但今年因為疫情的原因,粵港澳大灣區小學生詩歌季沒有如期舉行。今天我們說的是詩教,這可能也真的是冥冥之中有種緣分,我特別想借這個場合,隆重地邀請今天參會的各位嘉賓成為粵港澳大灣區小學生詩歌季的學術委員。明年粵港澳大灣區小學生詩歌季可能就不僅有楊克老師了,還有吳老師、張老師、蔡老師、毛老師、祖老師。

  向葉嘉瑩先生致敬,歸根到底還是要把中華優秀的詩歌、詩詞傳統真正地薪火相傳,所有人都帶著這樣一個共同的愿景,我們也想再多做一點工作。剛才吳院士說到葉先生是旗幟,在中華優秀詩詞的傳播、詮釋甚至在研究方面,她應該是打開了一個新的視野,那么在粵港澳大灣區小學生詩歌季上,能不能為我們的孩子提供一些更加本源、更加擁有活力、更加具有包容性的世界眼光的詮釋。

  我也非常期待,再次感謝朱部長給我這樣一個分享的機會,謝謝!

  朱小燚:

  非常感謝。分享的目的更多的是交流,交流是為了合作。雖然受到新冠疫情的影響,但是我們能夠感受到我們對于詩歌這種發自內心的熱愛,對于葉先生的人格魅力發自內心的尊敬。非常感謝陳志社委,我想今天也是陳志社委當面邀請,有媒體作證,相信各位嘉賓也不會婉拒這個美意。

  剛才蔡紅院長的講話讓我們特別感觸,今年特別是中國境內在強大的體制優勢下,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領域取得了階段性勝利。剛才蔡院長、毛先生都說到,截至今天的200場新聞發布會,都是疫情防控期間的廣州市新聞發布會,一手抓疫情防控,一手抓復工復產復業,非常關鍵。我是學東方語言文學的,我深知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下做工作,作為留學生教育學院的院長非常不容易,包括在外防輸入的重要階段,我們如何增進互信、增進交流?前兩天我們看到耿爽在聯大用中文怒對一些聲音,我們需要發聲,我們需要交流,我們需要相互包容,我們需要美美與共,但是理解不容易,內心的相通不容易。我想在這個重要節點,特別是全球疫情防控還非常艱巨,大家看到美國每天數以萬計的新增確診病例,您作為一個國際交流的一線工作人員,特別是作為廣東外語外貿大學留學生教育學院院長,您覺得怎么對一些國際人士表達我們的信心,如何利用好文化的力量去凝聚起全球抗疫的力量?

  蔡紅:

  抗疫是我們這一年以來的工作主線,但實際上工作非常辛苦,因為我們在一線,面對世界不同國家的不同文化,這些年輕人都非常有個性,他們對很多問題都有自己的解讀。我們面臨的問題就是怎么樣用世界的語言向他們講透、講好中國的故事、中國的法律政策。但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不是說當疫情來的時候去跟他講故事,實際上從他們進入中國的時候我們就通過各種各樣的方式去“講”,這個講是打引號的“講”。在廣外,我們給外國同學講中國的故事,我們讓他們體驗中國。我們到中國的CBD;我們的留學生也去扶貧;我們有對話,每年我們的中外學生在一起進行價值觀的對話和交流;我們有講述,我們的老師除了在課堂上去講,還開辦了“當代中國與世界”的系列講座項目,定期把中國最熱點的問題去向他們進行講述;同時,我們還有一個榜樣的力量,就是我們的老師如何向世界展示中國的形象。每次我們學院開會,我都對我們的伙伴們說“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是中國的形象代言人,所有的國家行為都會還原為個人的行為,留學生們是通過一個個具體的個案來認識中國的,當然他們也會從新聞聯播里看中國”;我們也給留學生提供表達的平臺,我們辦了一個刊物叫《感知中國:我的廣外故事》,都是留學生寫的文章。

  所以當這么多年以來,他們來到中國我們就做了這一系列的事情之后,當抗疫這件事情出來之后,出現了讓我們意想不到的事情,就是廣外的留學生出現了一組抗疫的群像,讓我覺得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他們的故事上了《人民日報》《新華社》《央視新聞》《學習強國》,有一則新聞有接近2500萬的點擊率。

  我就感到,我們的工作實際上是在一個中外人文交流的交匯點。我們要向世界介紹中國,讓他們了解中國、理解中國,在關鍵時候他們才會支持中國。但與此同時,雖然大多數到中國留學的學生以發展中國家居多,我一直盯著“弱德之美”看,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我們也要有“弱德之美”,我們也要在這個交流當中向世界去學習。

  所以實際上我們面臨的一個問題就是我們要用世界的語言向外國人去講述中國的故事,讓他們理解中國,因為世界是這么多樣。但與此同時,我們也要用中國的語言向中國人去講世界的故事,讓中國人理解世界,非常不容易。

  實際上在這個學期,我們現在正在做的一項工作,就是我還是要用中國的語言向外國的學生講中國的故事。中國的語言是什么?我們現在在做的一個活動就是中國文藝文化經典“5個100”,向外國留學生去介紹中國文藝文化的精華,包括:100篇美文、100本書籍、100首歌曲、100部電影、100首詩詞。首先是讓我的團隊來征集,因為他們到中國來學習漢語,這是他們學習漢語的重要輔助資料,同時也是他們了解中國、用中國的語言去看中國的最好方式,今天是征集活動的最后一天,今天12點截止,然后我們就要開始評選和遴選。所以剛才陳主編也進行了邀請,我也有一個不情之請,在我們確定“5個100”時,也請各位專家抽時間幫我們把把關,因為這是我們面向世界的。

  當我們做到了這樣一些事情之后,我們在教育中怎么去向世界解釋中國?我覺得“潤物無聲”是非常重要的,少說一點大道理,用我們的行動讓他們去看、去感知,讓他們通過自己的大腦得出結論,他們一定會說中國好。就像這次抗疫,他們心服口服。廣州的一級防護降級之前,有美國的留學生會投訴,“老師,校園里有人沒有戴口罩”,但是中國人覺得很正常,其實挺不容易的。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我本身是法學專業,但是法學其實可以和文藝結合得比較好,我最近研究一個很重要的課題,我上次和我的研究生上課時討論的是全球治理中的國際法治。對西方國家來說,他們在國內實現了民主,但是當他們走出國門、到國際社會時,你讓他們在國際上講民主,他們不干。很多西方國家在國內實現了法治,如果到國際舞臺上談法治,他們說退群也就退群了。

  所以,從一個法學研究者的角度,我覺得在國際社會上需要一種手段去維持目前的世界秩序,法治是必需的。但現在來看,國際社會的法治是一個烏托邦、是一個理想、是我們的追求、是一種信仰,但是還不夠現實。怎么辦?我還是看到了對面的“弱德之美”,剛才張教授也談到葉先生對“弱德之美”的闡釋,是在詩歌、在文學創作中要有一種節制、一種隱忍,她留白的空間其實會給讀者、受眾更多的想象。那我想到的“弱德之美”核心還是在節制、在隱忍,當今世界,我們打開自媒體,各種各樣的聲音讓我們覺得無所適從時,我覺得有些大國,“弱德之美”的“弱德”是針對強者的,大國、強國在國際關系中是不是要有一些“弱德之美”?所以我們的全球治理除了法治之外,還要有一些德治,當我們節制自己時,實際上我們也是向合作靠近了。我們與其相互指責,不如走近、靠近、相互理解,因為所有國家都是血肉相連的,沒有人能夠獨善其身。

  所以,我們希望的世界和平,我們希望的經濟發展,我們希望的疫情趕快過去,離開了國際合作做不到。3月28日中國的國門就關了,外國人逐漸不能進來,但是國外的疫情還是在高漲,如果不合作,可能沒有結束的一天。

  所以我想最后如果要點題,就是在我們的國際關系、國際合作中要美美與共,我們要堅持“弱德之美”。

  朱小燚:

  非常感謝蔡紅院長的發言,我們始終圍繞著葉先生、“弱德之美”在分享、交流和合作。

  接下來請祖晴老師再給我們誦讀兩首葉先生的詩。在這幾分鐘之間,也請臺上的各位嘉賓作一個思考,在稍后的環節每一位嘉賓用一段最真誠的祝福向葉先生致敬,向10月16日即將在院線首映的體現“弱德之美”的《掬水月在手》表達一份敬意。

  祖晴:

  無論是從片中還是從詩詞中,還是從我今天坐在這里的全程聆聽,尤其是張教授講述了許多葉先生許多不為人知的日常,越走近葉先生,就越有一種激動的感動,感受到一種溫和的力量。葉先生提出“弱德之美”,她崇尚“弱德之美”,但她也說“我并不是一個弱女子”,她一生多艱、多磨難,但是卻堅忍、堅韌,在多艱也不平凡的2020年,每個人都經歷了全球的疫情之后,接下來選取的詩歌是葉先生的一些人生感悟,在今天這個場合還是蠻有意義的,分享給在座的每一位。

  《踏莎行》

  燭短宵長,月明人悄,夢回何事縈懷抱。撇開煩惱即歡娛,世人偏道歡娛少。軟語叮嚀,階前細草。落梅花信今年早。耐他風雪耐他寒,縱寒已是春寒了。

  還想分享一首葉先生的詩,剛才張教授也一直在說葉先生的精神內核,包括我聽到她寫給自己的第一批學生的序也提到了初心,其實我們每一位應該尋得初心,也應該問問自己我們內心精神的來處與歸處。

  《向晚》

  向晚幽林獨自尋,枝頭落日隱余金。漸看飛鳥歸巢盡,誰與安排去住心。

  朱小燚:

  非常感謝著名朗誦名家、配音導演祖晴女士今天發自內心地吟誦葉先生幾首代表性的詩作,通過文字的力量、詩歌的力量、朗誦之美和大家共同分享“弱德之美”。

  本來今天的交流會還想有一些記者分享,剛才我的同事也把媒體想問的問題發給我了,但我發現在剛才的兩輪分享中很多已經回應了。

  此時此刻,如果我們回到1924年7月,想到那個年代、那個歲月葉先生出生的中國和世界,恍惚96年。我們作一個約定,2024年,在流金7月,在葉先生百歲生日之時,不管在哪里,我們聚在一起,做一個葉先生百歲生日的交流會,2020年10月11日我們就做這個約定,大家同不同意?

  交流會不知不覺過去了兩個小時,這是我和我的同事在今年的200場新聞發布會中最難忘的一場。最后幾分鐘,請大家依次用一句話向葉先生致敬,向“弱德之美”致敬,向《掬水月在手》致敬。

  毛繼鴻:

  我順著小燚部長提出的愿望,我想還是用先生的兩句詩去祝福:“書生報國成何計,難忘詩騷李杜魂”。我們會傳承中國古詩詞的吟誦,在葉先生100歲生日時,我們再次為她歌頌。謝謝!

  陳志:

  廣東小學生詩歌節和粵港澳大灣區小學生詩歌季海報上有一句話:“我們不負責培養詩人,我們負責培育詩心”,在這里,我們用這句話向葉嘉瑩先生致敬,我們希望有更多的詩心在這塊土地上美好地成長。

  楊克:

  今天我們來參加葉先生詩歌人生的分享會,在座有不同的年齡,還有很多學生是00后,葉先生快100歲了,所以我們是不同時代、不同年代長大的人,但是在葉先生的詩歌人生面前,我們的內心是相通的,而且葉先生的詩在中外也是相通的。所以我用兩句話:詩是精神海洋,水是相通的。

  吳碩賢:

  祝愿葉先生的詩教事業蒸蒸日上。

  張靜:

  葉先生的小詞《浣溪沙》有這樣幾句:“蓮實有心應不死,人生易老夢偏癡,千春猶待發華滋”,包括葉先生在內,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夢想,包括詩詞在內的優秀傳統文化,只要代有傳人,就一定可以實現“千春猶待發華滋”的美好愿望。

  蔡紅:

  我想說三句話:

  第一,祝福葉嘉瑩先生健康長壽。

  第二,感謝詩歌讓我們相遇。

  第三,詩歌是生而為人應該堅持的態度。

  謝謝!

  朱小燚:

  最美的時代,最具生命力的詩歌。在2020年10月11日15:05-17:17,在132分鐘的時間里,在葉先生的精神指引下,我們在這里共同度過了一個美好的下午。此時此刻我想僅僅是一個開始,我們有很多約定,跨越4年、跨越40年,這就是中華文化和詩歌力量的魅力,我想我們對于葉先生詩歌、人生、思想和作品的傳頌還只是剛剛起步。

  我也在這里和大家介紹一下。10月12日19:00,我們會在廣州中山紀念堂舉行首映在廣州:文學紀錄片《掬水月在手》首映禮,懇請各位媒體朋友進行傳播,也懇請有意參會的朋友們和工作人員聯系。

  同時,再過幾天,10月16日18:00-21:00,在北京中山公園中山音樂堂將舉行《掬水月在手》的詩詞誦讀暨電影鑒賞會。

  感謝所有媒體朋友和愛好者的相伴,今天的葉嘉瑩先生詩歌人生及“弱德之美”思想分享交流會到此結束。


回到頂部
二十一点要牌策略图 陕西十一选五任走势图 2元微信友爱广西麻将群 幸运28投注稳赚技巧图 上海快3玩法及中奖规则 河南十一选五一定牛 重庆时时彩助赢软件免费版 牵手湖南麻将下载 北京麻将小游戏单机版 齐发国际手机登录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l 开拓者vs公牛录象 正宗福州麻将下载 哈尔滨麻将公式 斗地主棋牌 好彩1开奖结果号码 湖北11选5分布图一定牛